聆听法王寺

9389 25 2
中国的文化,根在于三样:书院、寺庙,祠堂。愚以为书院是灵魂指引所在;寺庙则灵魂洗涤之法;祠堂则是灵魂救赎的地方。惶惶思考中,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几年间去的法王寺里的零零总总,一缕思绪飘了回去,去探寻那里的吸引力到底是什么。





--iOS发帖--
2019-1-24 04:10
引用
关注微信
法王寺在G4215上有个专门下道口。那收费站还修得很气派呢

出来到寺庙前,应该有段小路
2021-6-15 20:48
引用
端午节去了法王寺,值得。法王寺建筑规模大,工艺精湛,以就地取石材为主,非常精美。山不高,但幽静,很适合养心。另外,碧玉山庄何老板很好的人,讲究,卫生干净,房间不是普通农家乐,堪称宾馆,价格厚道。感谢风轻版主的推荐,感谢何老板。
2021-6-15 14:36
引用
楼主,你说的法王寺是不是泸州合江境内那个?那里离尧坝古镇很近应该。我去过尧坝古镇,去年清明。先去的赤水丙安古镇
2019-5-30 08:40
引用
法王寺艺术品确实丰富,让人流连忘返。

--iOS发帖--
2019-5-29 23:08
引用
文笔清爽,人文深厚,看来值得一去................
2019-1-30 16:34
引用
普罗大众出身,对佛法七窍通了六窍。只是看这风景倒是蛮好的,粉蒸肉也是蛮好的,山地鸡也是蛮好的
2019-1-24 08:11
引用
寺庙内还有一个佛像石刻博物馆


--iOS发帖--
2019-1-24 05:42
引用
这就是从澳门商人手里请回的三尊佛头中的一尊,让这几件中华的艺术瑰宝不致于流落海外。



--iOS发帖--
2019-1-24 05:31
引用
从来没有发过师父收藏的三千个佛头,从黑崖寺到丛山险岭,万佛归一,每个故事都没有沉寂....感谢法王寺!













--iOS发帖--
2019-1-24 05:29
引用
师父很坚持,一直以平凡的心态,低调的方式和无我利他的理念,默默的收集以石刻石雕为主的各类文物,把筹来的善款都用于收集失落的各种文化元素,师傅有两不收:来历不明的不收,有当地保护价值和保护可能的不收。只是那些将会破坏和流失的艺术瑰宝,师父会如珍宝般请回寺院供奉。有个小故事:师父在一个澳门商人那里发现了三件佛头,由于价格太贵,师父请不回来,回来后忧心匆匆,郁郁寡欢,一位重庆的居士带好朋友来法王寺探望师父 看师父这个样子,关心的问了缘由,居士把好朋友拍到旁边:姐,这份功德咱俩出了吧!于是,用12万5千元人民币,这三件精美的佛头请回了法王寺供奉。寺里收集的两万多件各种艺术品都是师父十几年来一件件请回来的,问师傅到底为这些艺术品化缘了多少善款?师傅笑笑说已不记得了。



--iOS发帖--
2019-1-24 05:26
引用
红墙细雨雾撩风,繁华过后,轻叩晨钟;
青灯常耀莲花台,大藏西驻,光照角楼;















--iOS发帖--
2019-1-24 05:06
引用
师父没有系统学习过建筑、园林景观和植物学有关知识,在法王寺的打造中师父没有一张图纸,全部了然于胸,和工人打成一片,用无常的佛智慧变通于设计建造之中,向众生学习,体会于众生的感受,造就了现在法王寺暗藏玄机的规划,一步一景的绝妙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意境。











--iOS发帖--
2019-1-24 05:00
引用
老何有关于法王寺的很多故事,远的话说当年石达开流窜到此想上法王寺抢粮,遭到当时寺里僧众据险顽强抵抗,僧众虽胜利却慈悲为怀,送了石达开部队200担粮食,出于感激,石回赠了一面带血的战旗,以示对寺院最高的尊重,这面战旗民国年间捐给当时的教育馆展示后就下落不明了;解放前夕,国民党残兵败退至此,也想据险顽抗,后鉴于解放军强大的攻势,又往南退却而去,这可害苦了当时法王寺的僧人们,因当时为反动武装提供了支持,库长(相当于组长)以上的全部入狱,其余的全部遣散回原籍。剩下一个九江来的游方和尚俗名叫周上名,和一位泸县来的尼姑俗名叫赵国才,因故无法回乡,政府让他们就地还俗结为夫妇当起了空庙的守护人;临近山上住着20几头野猪,多年来和村民达成了默契,村民不上山而野猪不扰民.......









--iOS发帖--
2019-1-24 04:58
引用
徳祥师父说:法王寺是个佛道场,"道"是软件,"场"是硬件,软件是佛法,硬件是场景,师傅想做好由佛法变通到世间法的场景,帮助到迷失的人,唤醒他们对信仰的需求,从而接引、点拨和教化,当时做石门博物馆时,受到很多的质疑,但师傅慈悲,费尽千辛万苦在全国各地将浓缩了中华文化的精华的石门收纳进博物馆,意义在于把这些代表书院、家谱和祠堂的精髓汇集在一起,为后世留下寻找自己灵魂根源的线索。











--iOS发帖--
2019-1-24 04:43
引用
上次来,徳祥师傅云游去了,这次终于见面聊了一会,师傅很文雅,还有点腼腆,丝毫没有给我讲诉法王寺的光辉历程,也没给我介绍法王寺的龙凤呈祥和财神护持,只是低调的表示将平生所学所想所悟都奉献给法王寺,做一个僧人该做的事情,但说到现在法王寺的理念,徳祥的目光一下就坚毅了起来。









--iOS发帖--
2019-1-24 04:41
引用
下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