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渐的,酒瓶要见底了,老何也真情流露起来,觉得这一生和法王寺的缘分









--iOS发帖--
2019-1-24 04:37
引用
上天总是恩赐胸怀坦然的众生,留下的老何在山水之间收获了爱情,军裤海魂衫遇见提篮布鞋红头绳,也许是一背篓猪草,也许是一大捆材火,反正是搽出火花,老何跟自己的"小芳"走在一起。虽然期间有短暂的回城,但还是回到了这梦开始的地方当起了庄主。
  老何有关于法王寺的很多故事,远的话说当年石达开流窜到此想上法王寺抢粮,遭到当时寺里僧众据险顽强抵抗,僧众虽胜利却慈悲为怀,送了石达开部队200担粮食,出于感激,石回赠了一面带血的战旗,以示对寺院最高的尊重,这面战旗民国年间捐给当时的教育馆展示后就下落不明了;解放前夕,国民党残兵败退至此,也想据险顽抗,后鉴于解放军强大的攻势,又往南退却而去,这可害苦了当时法王寺的僧人们,因当时为反动武装提供了支持,库长(相当于组长)以上的全部入狱,其余的全部遣散回原籍。剩下一个九江来的游方和尚俗名叫周上名,和一位泸县来的尼姑俗名叫赵国才,因故无法回乡,政府让他们就地还俗结为夫妇当起了空庙的守护人;临近山上住着20几头野猪,多年来和村民达成了默契,村民不上山而野猪不扰民.......





--iOS发帖--
2019-1-24 04:34
引用
老何可不让我光吃菜,酒杯一摆,话匣子就打开了,讲述起他和法王寺的故事来。
   老何是知情,16岁就插队到法王寺村,一共六个生产队十名知情都安置在法王寺里居住,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一干就是八年,当其他九名知情都因顶替、读书等相继归城后,剩下他独自一人留了下来,可能是冥冥之中的接引和教化吧,他坦然的面对现实:在哪里都是过生活嘛。







--iOS发帖--
2019-1-24 04:32
引用
何家的白砍鸡,佐料到是一般,鸡是极品,林间真正跑大的鸡,肉质鲜嫩紧实,就是沾点盐巴也应该极其美味的。





--iOS发帖--
2019-1-24 04:20
引用
老何家有一绝:法王寺村传女不传男的蒸笼粉蒸肉,赶场天买一块连皮带骨的上好宝肋肉,蒸笼加两层圈,然后第一层铺上红苕,第二层铺上山笋,第三层铺上肉剔下的排骨,第四层是泡好的糯米,第五层是厚切的宝肋肉片,每一层都分别用米粉和调料拌匀,像做奶油蛋糕一样层次分明,上笼大火一蒸,首先是宝肋肉裹着的米粉贪婪的吸收油脂和肉汁,并慷慨地把调料填补了肉的空虚,而紧邻的糯米却抢夺了米粉的胜利果实,让每一颗糯米都吃透得油光水滑,被挤出的米汤滴进了下面的排骨里,被骨油的香气接纳并试图全部包裹在肉里。而下面的山笋和红苕才不管这么多,用水蒸气和热情直顾往上冲,换来蒸气水如甘露一样滴下来,将上面的所有精华笑纳了







--iOS发帖--
2019-1-24 04:18
引用
我喜欢新鲜则耳根当茶喝,老何顺手在山庄前的草地里扯了一把,洗净后用煮沸的山泉水轻轻一冲,顿时泥土的芬芳和野草的清香扑鼻而来,倒出来的水无色而有味,入口很厚,直让人包在嘴里小口连串吞下,回甘一次次冲刷了舌根,头脑一片清爽,沁在人与自然的和谐中。老何叫何义忠,是法王寺后门的山庄的庄主,他的山庄自然形成了法王寺的后门守护者。









--iOS发帖--
2019-1-24 04:15
引用
上 页